W020200910529185266858_副本.jpg
2020年09月14日   第69期
洪晓春黄山市
瓦上的守山人
洪晓春,1969年2月出生,歙县杞梓里镇英坑村六组人。1991年,22岁的洪晓春从许村林场调到水竹坑林场,不久,他便主动请缨前往最偏僻、海拔1000多米高的水竹坑林场瓦上工区,这一待就是30年。在他与妻子的细心守护下,4000余亩的山林未发生一起森林火灾,并培育出了近万株珍稀树种。洪晓春先后荣获“黄山好人”“安徽好...……

      这里叫瓦上,意思是比屋瓦还要高的地方,也是护林员洪晓春工作的地点——歙县桂林国有林场瓦上林场。

      那个地方不但高,而且远。从屯溪驱车到瓦上,相当于驾车到杭州的时间,足足需要2个半小时。从英坑到瓦上,蜿蜒曲折的“天路”坐得人心惊胆颤。

      林场里,一幢小楼掩映在莽莽的大山之中,洪晓春在这里坚守了30年。

      1986年,初中毕业的洪晓春进入许村林场工作,1991年调至水竹坑林场。同年,22岁的他主动请缨前往歙县最偏远、条件最艰苦的瓦上管护站。谈到原因,他说:“我想锻炼锻炼自己,多吃点苦。”但是他也坦言,“这里的艰苦超出了我的想象,原本打定主意三五年后就走。”

      当年的瓦上,不通车、不通电、不通网,是典型的“三无”管护站。从山顶的泉洞通往林场办公楼还是一条泥路。工作人员吃的用的全部要从十几里的山下肩挑背驮运上山来,每夜点的是煤油灯,好似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人生活。

      洪晓春平日要走8公里路到山下的英坑村买菜。为了方便下山,1995年,洪晓春狠下心买了一辆摩托车,花去夫妻俩一年的工资。在2017年改制以前,林场还属于事业单位企业管理,因为效益差,工资时常发不出来。

      各种苦考验着洪晓春,但在责任面前,都显得不足道。刚加入瓦上林场的头几年,管护站还有二十几个人。后来,职工不断离开,留在管护站的人越来越少,只剩下了几个人。“大家都走了,总得有人留下来,不然林场怎么办?”洪晓春说。于是,打定主意只干三五年的洪晓春一直在瓦上一直坚守到现在。

     

      护林员的岗位,很多人认为不外乎就是每天走走山路,看看风景,做做宣传什么的,简单又轻松,可实际上这份工作不仅寂寞艰辛,而且责任重大。

      瓦上管护站共4人,要管护8千亩山林,涉及安徽、浙江两个省三个乡镇,十几个村庄三四千人口,任务异常艰巨,包括护林防火、植树造林、防范盗伐、育林管护、病虫害监测和防治、动植物保护等等。巡山——宣传——蹲守——劝阻,护林员日复一日的工作,机械而单调。

      受限于基础设施,森林防火的巡山工作还依赖于护林员的双腿,8000多亩的山场跑一个来回就是十几公里。晨迎朝霞、晚送夕阳,洪晓春每日十几公里的巡逻,换回的是三十年来的火灾零发生。洪晓春也因此被很多人称作“巡山大王”。

      2008年,南方大雪,封山一个多月。生活必须品全面断供,油盐酱醋快用完了,蔬菜干货已经用光……无奈之下,洪晓春只能雪水做饭,硬是熬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。

      2018年9月,洪晓春突发急性肾衰竭,所幸送治及时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住院时恰又在森林防火期内,在他的坚持下,医生同意他在没有完全康复的情况下提前出院,回到了瓦上管护站,冲在护林防火第一线。

      除了精心守护山林,洪晓春还培育了马褂木、金钱松等近万株珍稀树木,种植了500多亩山核桃。2019年,洪晓春带领大家为林场带来5万多元经济收入。林场内的山鸡、黑麂子、野猪、杜鹃、石楠等珍稀动植物得到了有效保护。

     

      一生守山,初心不改。洪晓春说最要感谢的人是妻子。28年前,她怀着8个月的身孕,伴洪晓春来到这片山林,默默相守,一直坚持到退休,仍然陪伴在他身边,做他最坚强的后盾。

      绿水青山来之不易。作为一名护林员,洪晓春脚踏实地兑现了自己当初对老场长许下的诺言:“耐的住寂寞,守护好林场的一草一木。”

      近年来,洪晓春先后被授予“黄山市优秀护林员”“黄山市五一劳动奖章”“黄山好人”“黄山市道德模范”“安徽好人”和“中国好人”等荣誉称号。面对这些,洪晓春坦言倍感光荣,但也感到肩头的责任和使命更重了。(姚望千月 程向阳 江永言